世界杯是如何成为赚钱机器的?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9-10 浏览:121

  而乌拉圭能够率先举办世界杯,与一位重要人物的斡旋有关:法国人儒米勒·雷米特(Jumiller Remit)。

  雷米特1873年出生在法国一个普通家庭,从小喜欢体育运动。他24岁在巴黎郊区组建了一个体育俱乐部——红星,组织不同的体育项目,并对社会各阶层开放。

  雷米特认为,当体育成为所有社会阶层的运动时,能够消弭极端民族主义,成为促成和平的有效力量。

  但当时,足球一直是依附奥运会而存在的,并且“比赛仅限于业余运动员参加”。申请一次足球比赛,还要看奥组委的脸色。

  雷米特本人并非狂热的足球爱好者,也从不怎么踢足球,但他有一个强烈愿望:让足球在全世界兴旺发达。

  事实上,雷米特之前,第一任国际足联(FIFA)主席罗贝尔·盖兰已经第一次向各国(国际足联于1904年5月成立,当时有7个成员国)足坛领导人提交了组织世界性足球比赛的想法。但随后一战爆发,这一计划惨遭流产。

  1920年5月,在比利时安特卫普举办的第七届夏季奥运会结束后,雷米特抓住机会,大胆倡议:我们要单独举办一项世界性的足球锦标赛!四年一届,业余和职业运动员均可参加。

  为了确保自己成功,1921年,48岁的雷米特还参加了国际足联第三任主席竞选,并且成功当选。此后,他开始苦口婆心地游说各国足球界领导人予以支持。

  只有在1924年、1928年两届奥运上拿过两次足球冠军的乌拉圭积极响应,而且承诺:1、为世界杯专门修建一个足球场地;2、支付所有参赛队员的开支——每人每天至少75美金。

  但乌拉圭接下的却是一个不小的麻烦:当时经济大萧条,其他各国参与热情不高,雷米特游说了半天,最后仅有四个欧洲国家参加了比赛。

  虽然队伍少得可怜,但是雷米特依然庆幸:世界杯总算办起来了,不枉自己10年努力!

  二战结束后,雷米特在卢森堡召开国际足联大会,筹备1950年的世界杯。由于战后百废待兴,仅有巴西愿意承办。雷米特再次说服各国足协派队参加巴西世界杯。

  也是在此次国际足联大会上,以雷米特的名字命名的“雷米特杯”正式诞生——即世界杯。

  1954年,雷米特宣布退居二线年来,他从未放弃对足球的热情与厚望,在他卸任时,FIFA的成员已扩展到85个,这也让他赢得了“世界杯之父”的荣誉。

  为了让世界杯更好地举办下去,阿维兰热开始绞尽脑汁,琢磨着让足球变成一门生意。

  国际足联是一个组织,但它也应该也是一个企业。“一个企业的目的就是盈利,盈利的手段就是商业化。”

  阿维兰热开始对国际足联的运作模式进行全面改革,让足球不仅仅作为一项运动给人们带来欢乐,还要变成一个赚钱的产业!

  阿维兰热最先打起赞助商的主意。他找到国际足联的第一家合作伙伴——阿迪达斯谈判,要求阿迪为国际足联的赛事提供全套运动装备。

  同年,印有Telstar(电视之星)的比赛用球出现在电视屏幕上,成为一个吸引眼球的宣传广告。这正是阿迪的“作品”。

  如何把大客户发展成为“官方赞助商”,阿维兰热的办法是游说他们“独家赞助”(国际足联规定,每个领域和行业只能有一家企业赞助也由此开创),并许以高额经济回报。

  他的这一套路,还在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上,被彼得·尤伯罗斯(Peter Ueberroth,1980-1984年任洛杉矶奥运会组委会主席)以如法炮制,让亏钱的奥运会盈利。

  有了这些基础,世界杯在国际足联的操盘下,不仅进一步壮大了规模,还拥有越来越强的商业运作能力。

  一级——FIFA全球合作伙伴:有权力使用FIFA及其所有赛事活动商标等,可以开展任何形式的推广。赞助费在1.5亿美元左右;

  二级——FIFA世界杯赞助商:使用权限仅限于当届世界杯和联合会杯相关商标。赞助商门槛为6800万美元;

  三级——区域赞助商:按区域划分,每个区域最多4家。赞助费用在2000万美元。

  除了“把世界杯卖给商家”的一大创举,与电视台的合作也在阿维兰热的手中发生了变化:电视台由于转播足球比赛而吸引了大量广告,获得了巨额收益,阿维兰热认为这部分收益,国际足联也要从中分享到。

  “出售”电视转播权也成为了国际足联的一份巨额收益。比如1986年世界杯的电视转播权,就卖出了4900万瑞士法郎。而1990、1994、1998年三届世界杯的电视转播权,国际足联共从中获得了高达3.4亿美元,堪称天文数字。

  比如后来新推出的世界俱乐部锦标赛、联合会杯等新赛事,以及青少年与女子足球赛事,都成为了足球产业新的增长点。

  对于足球的商业化之路,阿维兰热已经功勋卓著——从1974年上任到1998年离任,他已把这个生意做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——国际足联收入剧增至4亿美元。

  “我觉得如果没有商业化,世界杯绝对不会具有现在这样的影响力。商业需要有展现的舞台,世界杯就可以很好扮演这个角色。”

  2012年,瑞士最高法院公布了阿维兰热和前巴西足协主席特谢拉在1992-2000年期间,总共受贿2200万瑞士法郎的案情,震惊了足坛。

  即便如此,阿维兰热对足球的贡献却早已名垂青史。他对足球事业的投入,不逊于此前雷米特的执着,甚至可以说更疯狂。上任时,他对身边的秘书说:“我不知道你挣多少钱,但从本月开始你的薪水加倍。”前提是,他会很忙很忙,秘书自然也会如此。在就任国际足联主席的前4年中,他有1095天是在外公干,先后访问了116个国家。

  而据CNBC估算:本届俄罗斯世界杯将为国际足联带来近60亿美元的收入,比上一届增长25%。

  因为,世界杯可在国际足联的收入模式之外,对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经济起到神奇的功效。FIFA官方网站上写着一句话:“世界上没有一项运动的开创像世界杯这么富有想象力。”这种想象力,也包括世界杯主办国对通过其提升经济的想象力。

  2010年南非举办世界杯,政府曾经因为巨资修建体育场馆,而遭到南非人民抱怨连连,结果也创造了49亿美元的财政收入,为其GDP贡献了0.4个增长点。

  致力于让足球的势力版图扩展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,也正是阿维兰热在商业之外对足球的另一大贡献。

  有意思的是,早在80年代造访中国时,阿维兰热就曾给中国足球打气:“中国队杀进世界杯16强绝非奢望!”

  在本届俄罗斯世界杯上,以海信、万达、蒙牛为代表的来自中国的赞助商成了最吸引眼球的风景,赞助规模也创下历史新高,据粗略估算:中国企业此次赞助金额超过4亿美元!

  这些企业也因此得到巨大的回报。世界杯期间,作为中国电视第一品牌,海信的品牌Logo和“相信改变”的Slogan,铺满了所有场地广告、门票、新闻背板、比分弹窗,以及11座球迷广场。海信的产品也饱和式地攻进了从瑞士苏黎世的FIFA总部到俄罗斯世界杯所有官方显示的舞台。比如:新闻发布会的电子大屏幕,11座场外球迷广场的巨大屏幕。

  英国《卫报》一篇文章此前曾经调侃道:“今年夏天去看世界杯的球迷们,将会看中国电视机、用中国手机、坐中国电动滑板车以及喝着中国奶制品。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